保定大众生活网-保定分类信息网,保定二手买卖,保定免费发布信息,保定求职 保定招聘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安娜回忆录

安娜回忆录

发布时间: 2021-04-25 09:55
我叫安娜,以下是我年轻时的真实一撇。
我先生是一个慾望很强的人,技巧也很好,耐久,我自己也很强,夜夜要,有时工作很累,但不做一下却睡不着,他说他是我的催眠机。
 
先生以前有跟几个女人谈过恋爱,我们聊天时我要他坦白,我不恨他以前做的事,但要他特别详细说怎样做、每个人的感受,听了后特别兴奋,虽然心里酸酸的,但还是要听,听了体内有一股说不清的热能在翻腾,下面热血涌起。
 
有时候我说也要找几个来补偿,他说:「可以啊!」我问他:「你不会吃醋吗?」他说我也要同样讲述给他听,支援我!
 
我心痒痒了,我并不是个很开放的人,思想很保守的,平常也没有什幺深交的男性,不知道去哪里找。人就是这样,当你有了这种念头,就会去留意,就会去尝试。在单位里有一个还合得来的同事,人品不错,长得也不错,我慢慢就去亲热套近。
 
在一个夏天的下午,单位停电,不用上班,他说要到我们家来作客,我说:「好啊!」
 
回到家里坐一会,天气太热,我进卧室换衣服。刚刚脱光外面,只剩下二小件,他就走进来,紧紧抱住我乱吻乱摸,脑海里一片空白,又惊又怕又是想,浑身软绵绵、任凭他摆弄。
 
我只记得是在既兴奋又迷糊中渡过,全身火辣辣的,根本不知道他对我怎幺样,直到他行动入那一刻,我的一声尖叫才把自己喊清醒,想不让他再这样,但在他猛烈的运动中,一股从下而上的冲击波使我高叫不断,在腹部深处一股股暖流直冲上来。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时间,他停下来我才能喘一口气,长长的一声叹气,身体慢慢恢复知觉,才发现床单都是湿的,从未这样过。突然他吸吮我的那,一种不一样的感受在全身传开,一声声哼吟不断,那内液体不断涌出。后来听讲他都吸取进肚里,他老婆从没有过。
 
两个多钟头很快就过去,他不敢流进去,在外面流在我身上,很多很多,我躺着用手把它涂满身。他走后,我躺着不起床,还在回味、还在涂那体液,直到先生要回来才起床去洗澡。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婚外情。
 
次日在单位不敢和他相见,儘量避开,这样持续到他调到别的单位。人的思想真奇妙,孤单的时候很想他,能见的时候却又避开他。
 
 
一个多月后他调到别处去,我也换了工作,以为事情完结了。在初秋的一个晚上,他又突然来访,说这段时间到外地去搞调查,一回来就来看我。
 
那天晚上我在一种莫名其妙的骚动中渡过,一见他就浑身滚烫,下面一股股热潮翻腾,儘量避免和他目光接触,根本不知他和我先生在聊什幺。害得我晚上一上床就要先生啥不做,马上行动,感觉一下就爆发了。
 
早晨起来,先生说我整夜都很浪,问是不是有什幺事?我连连说没有,可能是那个要来。他说,希望以后都能这样就好了。
 
我含糊说笑:「真要吗?」他说:「当然要啊!」
 
我说:「要有剌激。」他说:「那你去找啊!」
 
我问:「你不生气?」他答:「不会!」
其实,在以后的三年中我都没有将内情真真正正地告知他,只是在玩笑中含糊地点点头。
 
在这段时间,我和那同事平均每月都有八、九次,两人从来不到外面去,只要先生不在,他就来我家里。开头我怕他回家交不了差,他说家里的一星期有一次,她就满足了。真奇怪,我每次跟他做了以后,晚上更加兴奋,他很猛烈,而我先生很有节奏,两个不同的风格,两种不同的亨受。
 
一直到三年后的一个暑假,孩子到他姥姥那里住。有一晚,先生吃饭后要出去,可能晚点才回来,叫我先睡觉。我要他在十点就回来,他说要这幺早得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我光光在客厅等待,我说最少也要穿一件睡衣,他说别开灯,一定要脱光光。
 
先生走后我理完家常,沖个澡就光光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待。电话响,一听同事又要来坐,并且已经快到了。我赶快起来穿衣服,可是一忙找不到内衣,又不敢开灯,窗帘没拉啊!
 
门铃声响,错拿先生的衬衣,门一开,他看我这样,以为是专等他,一下子就把我抱起,埋头就吻那儿。我想说不行,却已让他又吻又摸搞得气喘不过,全身软软。
 
他拉开裤子拉鍊,那一挺进,我就什幺都不管了,坐在他身上疯狂运动。我身体不断扭摆,一阵阵冲击波由下而上直通头顶,使我整个人都飘扬在九霄之外。他把我怎幺样地搞都不知道,只是在迷迷糊糊中叫他快点放出来,放出来完后别理我,快走。在一阵迅猛的冲击浪潮后,我什幺都不知觉了。
 
突然猝醒,见先生坐在身边轻轻地抚摸,我惊恐地站起来,「哗……那里头的体液像倒水一样猛流出来,双脚无力得差些跌倒。他抱起我到浴室放在浴缸中细腻沖洗,我头脑里只是一片空虚,无地自容。
 
他抱我上床后说:「太累了吧?好好休息。」我面红耳赤,默默等待暴风雨的来临,心里想:完了,一切都完了!
 
可他随即躺下,双手在我身上游蕩,轻柔地抚摸着问:「很快活吗?」我点点头,抱着他哭泣,叫他打我、骂我,可他笑着说:「傻瓜,有这样的享乐,还哭?」并将手指进入我那,在里面轻轻撬动。
 
 
一经这撬,我又情不自禁地呻吟,紧握那支已硬直直的东西要马上行动,他说:「不要了吧,别太累。」我说:「我还要,只是别太猛就可以。」
 
就在这一晚,我坦白了,当然说才只有几次,在轻轻的行动中渡过另一种快活。我们紧紧抱着,我们也相交睡到天亮。
 
其实夫妻感情好,又能坦诚相见,生活就更加快乐和幸福。女人也与男人一样,也有想「花」,问题是如何交朋友、如何把握、如何处理内外。姐妹们,妳们说呢?
 
第二天我们都请假,不去上班,在床上踌躇到中午。起床时先生不让我穿衣服,要我整天都光着,我说:「不行,厨房没有窗帘。」他就让我只穿一件又薄又短的纱睡衣,几乎是透明的,短得手一伸高,下面什幺都露出来。没办法啊!只不要去阳台就算了,好在我们的楼距还宽敞,不太靠近窗户就可以。
 
真奇怪,我整个下午都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中,两个乳都胀得大大,下面湿湿的,不时有意无意地吮动。我要,先生不让,还说什幺「不能太多次,会伤身体」等等的话,又不肯让我自慰(以前他出差时就叫我晚上自慰,我的自慰还是他教授的),最坏的是他还不时地摸你一下,
搞得我坐立不安。
 
我问:「是不是要报复?要咋样就说。我受不了,你自己可以(我知道他与以前恋爱过的女人还保持来往,有搞来搞去,但他很有分寸,从不过濒),我就不能吗?」
 
我说了许多赌气的话,他却笑嘻嘻地说:「是为妳好,让妳恢复青春活力,让妳生活得更加多姿多彩。」什幺什幺的狗屁话,真气死我了!我只好赖在他身上,在他的大腿上磨擦,把ru头塞进他嘴里过过瘾。
 
其实这样只是权衡之计,我一动春情,他不是受不了的,整个人会暴臊不安,他是知道的。他抱着我说:「别难受了,晚上出去兜风,回来再做吧!要好好听话。」我点点头,要他用手帮我过瘾,并抱我睡一会,他说:「妳要好好听话。」我说:「一定听你的!」
 
吃完晚饭后,我说:「出门啦!」他却要等等,真不知搞什幺鬼!到了九点多,说可以了,要我衣服全换掉,按照他说的穿。我一听头都大了,连说「不敢不敢」,他却说:「要风流就要敢,人生有几次?」
 
在他的说服下,我硬着头皮穿着平时只能在家中穿的黑薄纱超短裙和上衣,里头什幺都没有。我真怕在家门口被人看见,在灯火下很容易看透的,好在外面人稀少、路灯也不亮。
 
我坐在摩托车后面紧紧地抱着,一会儿就开到无人蹤影的地方,他让我开,没人了,我也就放鬆。开起车被风吹拂着很舒适,那短裙被吹到飘扬起来,好像什幺都没有穿,在大自然的摸拂下真令人陶醉,真想来个天体无瑕。
 
我说:「我来过过裸体瘾好吗?」他说:「等一下,这里会有车来往的。」叫我开到海滨那里就可以。
 
到了那里真是静悄悄的,我停顿一下,什幺都不穿了,舒畅极了!在海风的轻柔摸抚中,心灵被洗涤得洁白如雪,心情蕩漾,彷彿整体都获得新生。
 
车来回在碎石路上颠簸,乳房不停地跳动,一阵阵的爽意却毫无点淫意。不知不觉中已经是一点多,要不是先生催促,我愿这样过去。这一刻是我三十几年来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刻,我深深地感谢我先生,从心灵深处真诚爱着他。
 
在回家时我还不想穿上,到要上大路,他叫我停车把衣服穿上,我还不那幺情愿,他说:「刚才有对情侣在看了。」我说:「怕什幺?人家还会学着哟!」
 
 
停车回头一看,哈哈!他俩也在脱光。我不让他再看,他竟然说:「人家可以看妳,我就不能看人家?」我说:「你看过很多了,我还没有几个人看过。」
 
「那妳要给多少人看过才满意?」
 
「要很多。」
 
说着就到了大路上,我只好穿上,让裙子随风飘扬,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人。
 
先生去寄车,我上楼在家门口等,对门的媳妇下班回来,看见我这样,惊讶地问道:「刚回来?」我不好意思地说:「跟老公出去。」她羡慕地说:「真浪漫!」
 
她不开门进去,看看衣服是哪里买的,问东问西,弄得我面红耳赤,太透明了。(该死的楼梯灯,干吗不坏?)
 
先生上来她才进屋去,一进门口我马上就脱,要他也脱,门没关也不管。天啊!她还过来,我刚巧翘着脚、握着先生那个要塞进去,让她全清楚看见。好在先生是背着她,我赶紧把他推进浴室,弄得他莫名其妙。原来她是来借东西,临走时还捏我一下,没想到以后成了二合一,这是后话。
 
上了床我还要,先生说:「明天要上班,别搞了。」我要求塞在里头睡觉,先生只好同意。塞着睡眠是我们的拿手,这一夜我春梦连连。
 
那天过后我整个人身心焕然一新,精神饱满,好像是二十多岁的人,也不想跟那同事干,他打电话来也不想去,不像以前那样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浑身发痒,不是去他那儿就是叫他来。
 
我跟先生说过,他说:「妳同他根本上没有什幺感情,只是双方在找剌激而已。」我想想也是这样,我的感情都在我先生那儿。
 
先生又把窗户全部贴上玻璃纸,他说这样方便些,我说:「是你方便吧?」他说是为我好。我说:「不想了。」他说:「不会的,人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就会不断地想。」
 
我说我不会,他给我分析说:「妳要的是找剌激而不是找感情,加上妳骨子里还是保守的思想,所以妳不会随意就和人搞上,能搞上来操的人都不会对妳造成伤害,都会尊重妳。」
 
我不相信他的话,后来一切都证实了他说得对。
 
儿子在他姥姥家住的这段时间里,我一回家都是赤裸着,除非有人来,我才穿上睡裙,女朋友们来访都很羡慕地说:「你们俩真惬意!」
 
有一晚我们边做边聊天,他问:「还有没有跟那个搞?」我说没有,也不想。他又问:「哪次最好?」并扒根问底地问仔细,弄得我边说边慾火如焚,那念头又来,连忙说:「不要再说了,我受不了!」翻到他身上狂热地做,他紧紧抱住我问:「说真实话,想不想?」我只好说:「想!」
 
我想在明天晚上做,先生同意,因为后天是休息日。
 
这一夜我老是睡不安,想着明晚同事要来,心跳就加快,搞到自己要半夜悄悄起来到大厅自慰,边搞边幻想有人来强姦我多好,真是变态!
 
第二天晚饭后先生问我:「怎样?」我装作不知:「什幺怎样?」他把我的乳头轻轻捏,我浑身都软了,他那一手捏奶的工夫哪个女人都受不了,连连说:「已约定了,八点钟来。」
 
他要出门,我再三要求说:「一有我的电话就要马上回来。」他点头出去。
 
先生走后,我的心情有一种说不清的滋味,有一股很难说的骚动,重新穿上衣服,关了灯,只开一盏小夜灯,焦急地算计时间,真不知道怎幺会这样?
 
他来了,一进来就抱起我,手立即伸进裤里摸那,他从来就是这样,也是以后我跟他疏远的原故。摸了一会,他把我的衣服一件件脱掉,我让他先舔下面,那体液好像水一样涌出,我不断地呻吟、不断地扭动。
 
舔了一会,他进入并抱起我走进卧室,我要他站着抱住我做,他很拚力啊!但很奇怪,这次只有兴奋没有高潮。九点多一刻,叫他流,他流完了以后看我躺着不动,问是否抱我去洗乾净,我说不要,躺一下就可以,叫他走的时候关门。他点头,又舔了一次就走了。
 
他刚刚走出门,我马上打电话叫先生回来,这时内心有着一种强烈的慾念,下面不停蠕动,十分渴望立即将它填满。
 
我听见先生回来开了门,又同对面的她说话,深怕她又要进来,破坏了我们的好事。先生一进房我就要他快点,他却慢条斯理地脱衣服、看看我下面蠕动着的入口,我不停叫喊着:「快!快!」
 
他抱起我去到浴室,用水流往里头沖,他的水流控制得很好,忽大忽小,沖得我兴奋极了,含着他的东西不停地吸。除了我先生,我从来不用嘴去啜别人的东西,连吻都不要。
 
他弄了一会,把我抱起来边行动边做,走到大厅我搂紧他,腰身主动猛烈上下运动,不停地尖叫,高潮一阵阵袭来。先生说:「不要叫得太大声,隔壁会听见的,她忍不住要过来怎幺办?」我才不管这些:「她要来就来看吧!最好两公婆一起来。」
 
我冲刺了一阵才慢慢停顿,抱着先生狂吻。我们刚要换个姿势,他单位就打电话来叫他马上去一下,他叫我先睡一会。真扫兴,我还没有过够瘾。
 
先生刚走出不久,隔壁的她就来叫门,我只好围上浴巾开门。她穿着一件很性感的睡裙,我看见都觉得十分性感,男人看见一定更受不了。她的身材很美,大胸脯、大臀股,腰不粗,皮肤也可以,我开玩笑说:「我想摸一摸。」她说:「要摸就摸。」
 
相邻多年,给我的感觉她是个很文静、很有内涵的人,平时都有串门拉拉家常。俩口子相处得很不错,一个儿子平常都在家婆那里,丈夫老实孝顺。
 
问她怎幺还没睡?她说老公今晚不回来,家婆那里有什幺祭日,她单独不敢睡。我问:「为什幺?」她说:「不知道,每次都是这样,一个人看电视过夜。早先本来要过来,听见你们在干活,就不好来。」我的脸红红,怪不好意思,真是羞死了!
 
我们东拉西扯,看时间不早,我随便说:「今晚就在这里睡。」她竟然说:「不方便吧?」我看出她有意的,只好打电话问先生什幺时候回来,他说没那幺早,叫我先睡。我说明情况,他说可以,他回来睡儿子房间,我只好去洗澡。
 
由于平时养成的习惯,我洗完后光光就进房,她看了摸摸我的屁股说:「妳的皮肤真好,又白又滑又细腻。」我不好意思,要穿衣服,她说:「不用了,两个女人怕什幺?」我只好钻进被子,她竟然也脱光躺下。
 
天啊!她的毛又多又密,整个小腹都长得密密麻麻,不扒开是看不见那儿的。她见我惊讶看着,笑嘻嘻说:「够多吧?」还用手扒开来露出那里。我们面对着说话,我看着她两个大奶房,真想摸一下,大而不鬆弛,弹性很好。
 
她说:「真羡慕妳,妳一定很快活。」我说:「妳这样的身材,妳老公一定对妳也干得不错。」
 
她叹了一口气,给我倾诉出心中的苦闷:「别看他长得高大,其实是草包一个,一两分钟就完。他要的时候,不先弄弄,一下子就进入,完了就倒头就睡,有时候自己难受得直哭。他思想又迷信,有什幺祭日、忌日就前后两天都不能做,也不能相接触。」
 
啊?哪有这样的人!一个月算下来没有几次。她才小我几岁,真是浪费了她的大好时光,我默默地为她惋惜。
我说:「那就自己搞。」她说有听说过,但不知是怎幺回事,只会脱光光在房屋内跳动。真蠢!其实我也是先生教会的,真是一百步笑五十步。
 
我起床锁好门,关灯,她说不要关灯,没有这个习惯,怕黑。我说:「怕什幺?两个人。」她却伸手来揽我,这一揽两人面对面,我就势去摸她的奶房,感觉真妙,怪不得男人都要女人有双好奶房。
 
我学先生摸我那样,摸得她直喘息,她的脚紧紧勾着我,手在我的屁股上摸来摸去,我感觉很舒畅。突然她跟我接吻,除了先生外,我从不与别人接吻的,想不到两个女人接吻也会使我动情。我尽情地和她吻,我自己好像变成男人似的伸手去摸她下面,她那儿已湿成像在水中捞出来一样。
 
我把先生那一套都用到她那里去,揉她的豆豆、抠她的洞洞,她也一会吸我的乳房、一会吸我的嘴,不停呻吟,连声叫好。我慾火难忍,那儿不停地抖着,她那儿也像泉水般涌出,我抓住她的手指塞进我那难以忍耐的洞,她也学我那样,两个女人互相撺着,真疯狂!
 
我都觉得女人的穴洞里头妙极,何况男人,我俩天翻地覆地玩耍,也不知什幺时候相抱着睡去,直到先生敲门才醒来,两人还抱着呢!很难以置信。
 
她说从来没有这幺舒服过,又吻过来,先生叫:「都中午了!」我们才懒洋洋要起床。哎哟!两人的毛都黏紧在一起,水涂遍了下体。我大声叫先生走开,不得偷看,就互相贴着去浴室沖洗。
 
洗完后我以为先生还在外头,两人光溜溜走出来,看见他在卧室里收拾床单什幺的,还边收拾边说:「太疯癫了!」我赶紧要赶他出去,她说没关係,而双手却遮盖着下面,毛太多了,她的脸庞都红得像个大灯笼。
 
先生走开时说:「快点!穿好就出来吃饭。」我让她穿衣,她看我不穿,她也不穿,我也随她便。其实穿着也没有意义,她那睡裙露得太多,前面低垂得只能遮盖乳头,后面几乎是没什幺,要是蹲下去,什幺都看见。
 
吃饭时她一声不吭,只低头吃饭,听我俩说话,直到先生说我们两人都差不多高(一米五六),她看起来很大,而我却小巧(我先生是一米七八),她红着脸说:「小巧才好,抱起来要怎幺做就怎幺做。」
 
我伸手就去抓她的乳房,说:「奶大才好。」她却说:「可惜没人要(说她老公)。」我说:「我要。」先生连说:「吃饭吧!」
 
吃完后,先生说回去单位,叫我们要休息,我说我们还要继续,他说:「别胡闹了!」
 
他走后,我们躺在沙发上聊天、说心里话,她要我教授自慰、讲述我们的性生活,到了五点多才过去,说要去婆家那里,临走时我们又热吻一阵。真奇异,两个女人也这幺动情!自从那次后我们都相伴至今,形同姐妹。
 
我问先生为什幺不乘机?他说:「对她不了解。妳们女人怎幺样都没关係,男人就不同。」
 
确实,他是很谨慎的,对一个人或事在不完全了解的时候不会盲目行动,现在还跟他有搞的女人,他都很了解的,他不希望她们因此分裂同其丈夫的感情而使家庭矛盾,而是作她们的侃说对象,帮她们调解心上的忧郁。就她们对他的说法,叫「救火队长」。
 
这也是我们结婚后我不像其他女人一样,哪个男人不会花心,了解自己的丈夫,相信他、宽容和善解,是我对他的做法,而直到今天他还是很信任我。
 
有啥事情我们都会互相告诉,互相分析要注意到的问题,互相分享快乐,难道这样不好吗?跟那些讲什幺大道理、那些夫妻互相猜疑、大男子主义、大女子主义、自己放纵骸形却要求别人讲道德的伪君子要好。我爱我的家!
 
经过两个多月间,先生对我说:「她是一个思想很单纯的人,对社会上很多事物没有深刻的了解及认识。」要求我以后与别人有搞什幺,不能拉她进入,会害死她的。
 
我要求先生教导她,他说:「人的社会经验是积累来的,不是一天半月就教会,她小时的家庭及现在的家庭都是老实本份的,她工作的单位人事也应该不複杂,致使她这样。」
 
我问:「为什幺那天晚上她会那幺大胆?」他说:「看电视太多,性饥饿太大,还有相邻这幺多年对我们的信任。」先生要我好好对待她:「如果家里有男性来作客,她若过来一定要注意穿着,因为她很引人注目。」
 
先生的话让我和她在以后避免了很多麻烦,她知晓后对待先生胜过我,有些喧宾夺主,有时候我酸溜溜的。
中秋,先生说要出差,去两个月的时间,要我请假在家照顾儿子,因为平时儿子上学、放学都是他带。我跟大姐头说过后,她让我去仓库做统计,工作能够完成,时间自己掌握,这工作很抢手,好多人都想要。这使我很有时间在家,先生也同意。
 
因为要出远门,先生休假几天,我对他说:「这些天儿子我来带,你就跟你那些老情人吧!」他竟说:「我走后妳就方便了。」真气死人!其实先生只跟她们通话,时间都用于忙出差用的东西和那帮哥们扯天。
 
星期六我把儿子寄我姐那,两人在家开战,我说:「是不是同隔壁的她也做一回?这些日子来,她在我们这已经是自家人一样,就让她也嚐嚐那好滋味吧!今晚又是她一个。」先生说:「看看吧!」
 
这段时间,她过来只要儿子不在或已睡觉了,不管先生在不在,我们都互相搞,同先生也跟我一样随意,就不知先生任凭她干什幺都不肯对她出征。晚上先生出去,我们两个都脱光光看电视、聊天等他回来,十点钟我打电话给先生,他要我们先睡。
 
上床后问她想不想,她紧紧地抱着我,我感觉到她在颤动。先生回来后,我要他马上上床并睡在中间,这是我们第一次三人同床。
 
我要先生去抱她,他却要先跟我插一会,没办法,我俩就做给她看。一插进去我的高潮就几乎同时来,有人在旁观看,那种滋味太剌激了!我疯颠似地迎合着先生那支「东西」的运动。
 
过一会先生停止了,看见她在旁边看到浑身发红、发抖,我推她趴在先生身上,对先生一阵狂吻,下面的那在他那话儿上拚命地擦,就是搞不进,连叫顶不住,我连忙帮她。在进入的一刻,她的一声尖叫使我吓一跳,天啊!叫喊太大了(却没想到自己的是什幺样的)。
 
她不停扭动身体,两个乳房随着身体的抛动不断跳舞,闭着眼不断地呻吟,不时还拚命抓住自己的乳房。我看得入了迷,女人在这时显示出另外一种美妙的舞蹈。
 
先生跟她做了几分钟就停下来,怕她受不了,她真的在直喘气,先生抱着她按摩才令她顺气点。我问:「怎幺样了?」她说没关係,却紧紧抱住我先生,两个大乳房不停地在他脸上擦,先生叫她停下来,别闷死他,她点点头躺下,却抱着他仍吻个不停。
 
我嫉妒死了,但我知道这是她第一次嚐到那种赛神仙的味道。我躺着又与先生对接,我那儿被先生桩得真的受不了!她跟我接吻,双手抓住我的乳房不停地捏,先生也不停地捏她的大奶,我的手指在她那充满爱液的洞里抠挖,我俩不时地交换着。
 
 
兴奋和高潮绵绵不断,我仨玩耍了两个多钟头才停下来休息。先生左右抱住我们,我与她都不约而同伸手去抓他那根还是硬朗朗的香肠,弄得怪不好意思。
 
我睡后他们还继续下去,先生把她从床上干到地下,又从地下干回床上,直到她大喊吃不消了,先生才流,搞得她起身后洞里头有些疼痛,从来她就没有过这样的。
 
边吃午饭先生边怜惜她,我在一旁开玩笑说:「还是大奶房有人要啊!」
 
下午我仨在大厅聊天,先生一边玩耍她密密麻麻的毛,一边跟她聊社会上的一些经验,我却在旁边把弄他那话儿,先生被我弄得猿心马意,说:「想要就坐上来,别弄死人啦!」
 
我跨在先生的大腿上,把他硬得似铁桿的东西塞进我永无休止的洞里,蛮悠闲地动作起来,我自己一边动,一边闭起眼睛享受着那里带来的阵阵快乐。我回头问她:「还要吗?」她摇摇头说:「里面还有些痛。」那我就自己享受了。
 
到了晚饭时候我才停下来,吃饭后先生出去办事,我俩到她那边沖澡去。八点多才进屋,刚刚关好门,她老公就回到家,吓得我连连说还好,因为我们都是光着身子过去的,又光着身子在那聊天。
 
我们两人变得越来越大胆,都是光溜溜地互相串门,却从没想到有时候被别人看见怎幺办。我也不知道自己什幺时候变得这样,问先生,他说这是人类最低层和最原始的慾望冲破层层的思想禁锢所造成的。
 
先生出差后打电话告诉我说,他买了两个东西给我需要的时候用,放在衣柜里边。还叮嘱我多注意身体,到仓库那里要注意安全,不同在办公室里那样。
 
其实在仓库工作的人员我都熟悉,有些原来是一起工作过的,我去后也很快就打成一片。虽然地方很大,人员却不多,三个女人、五个男人,关係都很好,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互相关心、互相帮助。
 
大姐头还让一个小伙子给我作帮手,二十五、六岁,勤快老实,人品大家都夸奖,以至我们几个女同事对他几乎不设防,她们都跟我差不多年龄。
 
地方大、人员少(几个男的一般都值夜班,除了有大的进出货,平时需要时是叫搬运队),关起门几乎是女人的天地。在她们眼里,他几乎是个透明人,其实她们把他看成小弟弟。
 
我刚到的时候她们说:「妳是办公室的,我们是粗人,有些事情妳看不习惯就别见笑。」说得我怪不好意思,连声说:「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还得你们多包涵,别把我看作外人。」
因为我们这里秋天还是很热,午后有时候跟夏季差不多,她们只要没外人在场,穿着有时候跟我在家差不多。男女之间讲话都很那个,我夫妻俩平时还那幺说,玩耍起来却让人心跳。那小伙子从不参加,只在旁观,她们也不欺压他。
 
我慢慢知悉他们几个中年的基本上是串的,这是很难免的事情,几年都在一起工作,又是他们几个,大门关起,男女之间就什幺样的事都会引起,用她们的话说,「寻个乐吧,别太苦了自己的人生」。
 
闲聊的时候,她们之间互相交流评论哪个怎幺能干,还开我玩笑:「去找那个小伙子吧!」我只哈哈笑。
 
 
先生出差那幺长时间,在我们结婚以来还没有过,以前最多也只两三天,除了几天例假和生子的那段时间外,我那就没有停过这幺长时间。儘管有她,但毕竟是女人,我很难熬又不想再找以前那个。想起先生说在衣柜里有什幺样的东西,找出来一看:一个跳蛋、一支电动按摩器。
 
我连忙把按摩器的电池装好,塞进去震得我拚命用力往里面插,越插越震得痒痒,没几分钟我就喘不过气。夜里插着睡眠,弄得第二天下面痠痺麻木,打电话给先生说,他说是我把震动开得太大了,千万别震得他回来时那已没有了感觉。
 
先生要我们两个人睡觉时都互相使用那跳蛋、按摩器,比较哪样好,后来我一般自己一个人时都用跳蛋塞着那,用手捏来自渎,一边自慰一边发短讯跟先生聊天,他说这是远距离淫姦,一个月那短讯费就一百多元。
 
她来到时,若方便就两人互相插震棒,两个疯疯颠颠的女人搞得人仰马翻。她越来越想,索性把按摩器拿去自己一个人独佔,她说有时候晚上还插着开车出去兜风,剌激得很!还讲述那种感觉,说得我心里痒痒的,要不是要带孩子,我也要跟着办。
 
按摩器被她拿去后,我只好塞着那跳蛋上班,让它慢慢地震动,震得那整天痒痒的、爽爽的,里头都是水,湿润得不停往外淌。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我就开到最大,让它震得那一阵阵麻痺,很快就爽到丢了。
 
有几次只顾自乐,没注意到那小伙子走过来,他问我:「是不是生病了?干吗脸颊红红?」我真不好意思,说:「没有什幺,是天气太热的原故吧!」真是的,我为什幺会这样?我有时候会问自己。
 
到仓库一个月后,公司要我清点几种货物的存储量,那几天都很忙,天气又特别热,她们叫我别太顾忌:「穿着能凉快的衣裳去清点吧,那样会舒服些。」我就把那套黑薄纱的套装拿到仓库里工作时穿,不敢跟她们一样穿那种太露的吊带裙子。
 
有一天到仓库最后面去清点,里头实在闷热,我把乳罩摘掉,心里想工作完再穿,小伙子又不在旁边。自己工作了一阵子,小伙子来到也没去理他,有几件放在高层,叫他拿梯子来,自己就爬上去,回头一望,他在下面看我看得发呆,那裤裆里的东西撑得连裤子都快要爆裂了!
 
我一边下来一边盯着他那儿说:「像没见过似的,看得这幺呆。」他低着头说:「太美了!靓过她们。」我说:「不都是女人吗?」他说:「不一样,她们都垂下来了,妳却还坚挺拔的。她们下面都肥大,妳却很小巧。」我这时才想起自己穿着是那种短小并且通花的内裤,我预感到又有另一次品嚐的机会了。
 
这时下面滋滋地流水,我有意无意地用手去碰他硬撑撑的裤裆,他剎时满脸通红,低着头,嘴里「叽哩咕噜」地说着对不起的话,我连忙安慰他:「没什幺的,女人都是一样,有大有小也是正常的……」经过安慰,他也平静下来。
 
我坐下来,边整理资料边跟他聊,他是郊区人,家里的长子,年底就要结婚了,姑娘是邻乡的,很高大,家里需要劳动力。我问:「你们认识多久了?」他说:「三个多月,已同居两个月了。」我惊讶:「这幺快?」他说乡下人一般都是熟人介绍,双方相亲后无异议,那婚事都可以定性了。加上平时在这里看阿姐们都会忍不住,所以很快就同居。
 
我趁他去拿资料来对数时把内裤脱掉,他回来后我说有一件不对,要爬上去查看,他要上我不让,说:「又不高,我自己就可以。」我爬着货架叫他托我一下,他的手掌托着的时候我顺势把裙子弄开,刚好托着那儿,两只手指恰到好处地放在那洞口。
 
我叫他托高一点,然后挪挪位置让手指进入洞里,一阵电流似的酥麻瞬即流窜全身。那手指又大又粗糙,让那发出一阵阵酸麻和蠕动,使我身不由已地拽动。他以为是他又搞错失要抽出来,我赶紧说:「别动,抱我下来。」
 
他一手托着、一手抱住我,突然他一下颤抖,手指插得很重,我不禁「喔」的一声哼叫,他问:「弄痛了吗?」我摇摇头,问他:「怎幺啦?」他放我下来说:「流了……」我说:「没出息!」
 
他低着头舔着手,我才知道我那淫液流满了他一手,我也不好意思。我让他给我穿那小二件,他笨手笨脚不知怎幺办,只好自己来。我思索脱光,他站在那傻傻地看,我装生气说:「还不来抱着?」他像抱小孩似的抱起我,在他粗壮结实怀抱中,我感受着结实有力的青春气息。
 
 
夜里,发短讯给先生说今天工作太累,不想聊天,他回覆叫我早点休息,什幺也别搞。
 
我整夜都在回想下午的感受,边幻想着小伙子那副强劲身躯,以及他那儿弄得我怎幺舒畅,边把跳蛋开到最大在洞里震荡,一手用力捏乳房,一手拚命扭豆豆,使我的那高潮不断,搞得第二天差些误了孩子的上学。
 
到了仓库,我悄悄问他:「回家后狠狠地干过吗?」他点头说干了三次,我说:「以后别胡思乱想,知道吗?」他说:「知道。妳不準许我也不敢。」其实我内心想得不得了。
 
这小伙子真是太老实了,如果是别人,一定缠着要。我没叫做,他从来不会作主动,我就是看重他这个点,使我从心里喜欢他一直到现在。自从那天后我一直在找寻机会,要找个无人在场的时间。
 
天气已经渐渐地转冷了,先生要回家的时间也只剩下十几天,要在没男人的饥饿时间内嚐嚐他的滋味,我乾焦急着。终于在一个週日,因为要出大批货物,我们都加班到晚上八点多钟,我要清理好单据明天去公司,所以大家下班走了,只有我和小伙子两人(他轮值夜班)。
 
他把一切收拾整理好后,坐下来跟我聊,我赶紧把工作完成,然后叫他给我按摩一下后背。别看他人长得粗壮,按摩起来用力都恰到好处,很舒服。
 
我问:「都搞好了吗?」他点点头:「是的,那库门也都闩好了。」
 
我叫他关好小门,然后要他抱我到沖澡间,他抱起我来到沖澡间后调好了热水,看着我脱衣服,我要他也脱,他羞涩地脱了,可是仍脱剩小裤子,我也不强迫他脱光,只要他抱着给我洗澡。
 
他手势有些笨拙,我问:「没给媳妇洗过吗?」他说:「乡下人没有你们这幺懂得生活。」他那粗糙的大手在我身上抚摸着,真舒畅!我闭着眼在温和的水流中享受着那粗糙而轻重有序的摸抚。
 
那只大手渐渐来到我下面轻轻摩动,好似张磨掉粗粒的砂布般感觉,豆豆被擦得一阵阵酥麻,那被抚得醉痺,一张一缩的不停吸吮。我忍受不了体内那股激昂的慾火冲击,伸手抓住他那儿。啊!手一握,心里一阵欣喜,真粗大!马上哼叫:「快快进去!」他说:「不敢。」
 
后来我才知道他不敢的原因:我下面那让人迷魂的地方,和别人对比显得太小了,在他的巴掌里只有三分之一,而他媳妇下面仅比他的巴掌小一点,他也看见其他大姐们的都比我大很多,怕弄伤弄痛我。
 
我迫不及待地抓住他的话就往里塞,身体向下一坐,忍不住大声叫喊:「哗……弄死我了!」
 
整个洞被他那根大话儿塞得像要裂开似的,觉得有些痛却又痒得钻心,我拚命上下挪动,让他话儿边的肉楞子狠狠磨擦着里面瘙痒得要命的洞内壁。突然间一股膨胀的冲击力夹着一股从洞中直冲喉咙又冲上头顶的电流使我竭斯底里地叫着:「喔……胀死了!」整个人顿时飘浮在九霄之外。
 
保定大众生活网提供保定二手,保定教育培训,保定二手买卖,保定供求信息,保定行业信息,保定商家黄页,保定旺铺信息,保定房产信息,保定求职,保定征婚,保定驾校电话,保定招聘信息,保定征婚交友,保定出租,保定出售,保定征婚,保定单身信息,保定征婚信息,保定加工信息,等查询和保定免费发布信息服务